官方微博
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澳门永利娱乐 >

【重访滩涂强“四力”大型采访】三圩盐场:一位“领滩手”的坚守

2019-08-29 06:39 - 作者:澳门永利 - 查看:197
【导读】 虽然晒盐已是一个夕阳产业,但“海盐晒制”技艺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 在响水县三圩盐场,盐工正在测试盐田的盐碱度。 记者 刘钟越 摄 海水是原料,太阳当燃料,

【导读】 虽然晒盐已是一个夕阳产业,但“海盐晒制”技艺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

在响水县三圩盐场,盐工正在测试盐田的盐碱度。  记者 刘钟越 摄

海水是原料,太阳当燃料,每年的5月至9月是晒盐的“黄金季节”。这5个月,气温高、日照强,一年的收成好坏全凭这几个月。 

7月26日一大早,太阳就毒辣辣的。响水县三圩盐场老盐工孙永田寻常的一天,也从这时开始,换上水鞋,拿上工具走出工棚出工。 

今年53岁的孙永田17岁就来盐场工作。当年,由于家里穷,父母亲都是农民,兄弟姊妹多,读完初中的他,就放下书包随大哥来三圩盐场做工,帮父母亲一起挑起生活的担子。 

孙永田的老家在响水镇苗寨村。对于盐场,老孙充满感情,盐场早就成了他的家。“我就是在场上结婚成家,妻子后来也是做盐工,现在已经退休,孩子们也都是在这里长大的。” 

面对一方方盐田,看着晒得起泡的盐水,老孙掏出一个口头叫“卤表”的波镁比重计,用专用小竹桶,来回检测着各个田块海水的饱和度。他指着近前的一块盐田说:“这个池的盐度超过20了,你看这上面漂的泡就是盐的结晶,沉下来就是盐。”说着说着,孙永田操起手边的耙子,从盐池底部铲出白花花的盐。 

在盐场,盐池分为低级、中级、高级和饱和级四种蒸发池,从海里引进的海水最先放到低级池,在阳光和风力作用下,一层一层地蒸发、浓缩,变成卤水,达到一定的盐度后就引入下一级盐池,每天再补充上一级盐池的海水量。孙永田把这样的工作称作制卤,他把制盐流程归纳为纳潮、制卤、结晶、整滩等几个关键步骤。“要尽可能地把高浓度的海水从海里提取上来。因为海水浓度越高,出盐率就越高、盐质就越好,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”几十年下来,他已掌握了晒盐的诀窍。 

“除了制卤、测盐度,我们每天还要修滩、松茬。”孙永田用耙子在池子里示范着,“松松盐结晶得快些。”由于工作需要,盐工们每天必须接触卤水,卤水浓度高,容易对手造成伤害。为了做好工作,盐工们大都习惯不戴手套干活,孙永田的手看上去很粗,还有些变形。 

制盐过程中,需随时关注潮汐、风雨、阴晴等天气变化。“晒盐,最怕的就是下雨,下雨前得把卤水全部收集到卤塘内。”孙永田指着盐池间一个个卤塘说,过去盐工很辛苦,卤塘里的卤水在天放晴后都是用桶一桶一桶挑回盐池。同样,起盐也是苦差事,也是最忙最累的时节,一般每天凌晨两点就开始到盐滩上扫盐、收盐,再把收起的盐一担担挑到盐坨上。他感慨道,盐场作业最初靠人力、风车,现在盐场都是机械化了。 

“春天白茫茫,夏天水汪汪,秋天蛤蟆叫,冬天一片霜。听的是海鸟叫,吃的是盐蒿菜。”这是描述当年盐工艰苦生活的写照。孙永田回忆,当初来时,滩涂上寸草不生,没有电、没有水,只能用炭炉子蒸饭就着萝卜干吃,淡水靠船装运。他指着工棚前的一个水池说,就是现在用的淡水也是从3公里外的一口水井引来的,整个盐场就这里的水能饮用。 

有句老话说,“人生有三苦,晒盐、打铁、磨豆腐!”盐工的工作既辛苦又枯燥,孙永田一干就是36年。对孙永田来说,三圩盐场不只是一份感情,更是他曾经的骄傲。因为,他经历了曾经的海军盐场声名远播的辉煌,到盐场现代化的壮景。 

历史上,三圩盐场所在区域曾由部队经营管理,后来划归地方。1989年,响水县把三圩盐区的18个县乡(镇)盐场合并为三圩盐场。作为第一代“三圩人”,面对百年无人问津的广袤滩涂,孙永田与工友们在寂寞旷野、绵延百里的咸土地上挖盐河、铺盐畦,筑起一方方盐田。曾几何时,盐河中运盐船穿梭,运销站盐廪高耸,有黄海之滨“小特区”之称,成为全省最大地方盐业生产基地。 

“多少年前,盐场是个好单位!”做盐工苦是苦,但孙永田心里一直把盐场当作依靠。上世纪90年代,三圩盐场一度成为国家中型企业、中国行业百强企业、市三星级企业,企业的资金利税率雄居全国非金属矿采选业的榜首,曾经连续六年利税超过千万元。盐场有多好,三圩盐场场长李锦山这样形容:“一度是响水县财政收入的‘半壁江山’。”